<sub id="93nhl"><dfn id="93nhl"></dfn></sub>

<address id="93nhl"></address>

    <address id="93nhl"><listing id="93nhl"></listing></address>
            <sub id="93nhl"><dfn id="93nhl"></dfn></sub>

            朱新蓉:貨幣政策調控更加靈活適度和精準有效

            發布時間:2020-06-15瀏覽次數:94

            貨幣政策調控更加靈活適度和精準有效| 讀懂中國——兩會熱點解讀(9)

            朱新蓉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學院產業升級與區域金融湖北省協創中心教授、博導


            貨幣政策實施的定位一般包括;寬松、適度寬松、穩健、適度從緊和從緊等多個方面。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我國執行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2010年就轉向穩健的貨幣政策調控,直至2019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20年的新提法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目前,我國面臨疫情防控常態化與經濟復蘇加速推進的嚴峻挑戰:一方面,中小微企業受疫情沖擊最大,復工復產的困難最多,尤其是融資需求最急迫;另一方面,金融機構和地方政府要堅守風險底線,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協調金融激勵與金融安全雙目標的貨幣政策如何做到既靈活適度又精準有效?

            正值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綜合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新的工作部署既有前瞻性的基本定調,又有針對性的務實細則。

            ——宏觀杠桿率會適當加大。中央銀行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末,廣義貨幣M2余額198.6488萬億元,同比增長8.74%,比上年的8.08%高出0.66個百分點。2019年末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為10.70%,2020年要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略高于去年,加上今年名義GDP增速會低于去年,用M2或社融除GDP的比率必然高于去年,杠桿率將呈現階段性上升,宏觀經濟運行處于貨幣較寬松的環境。

            ——準備率和利率要適度調低。據業界的估計,2020年中、后期有約100基點的存款準備率調整空間,或者運用流動性投放的相應措施,推出時機的確定應與積極的財政政策落地情況關聯,有助于提升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的協同效應。按學界的研判,CPI同比漲幅以較快速度下行勢頭將延續,著眼于“六穩”大局、提振即期增長動能,中央銀行降息頻率將適度加快,MLF利率還有20個基點左右下調空間,進一步引導市場整體利率和貸款利率下行。

            ——政策傳導機制應適時轉換。兩會召開前舉行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六穩”的基礎之上,首次提出“六?!?,即保居民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鶎舆\轉。其核心要義就是要穩住經濟基本盤,兜底基本民生。強化“六?!毙氯蝿盏慕鹑谥С?,主要通過大力推進普惠金融增量、擴面、提質確保中小微企業的復工復產融資需求,助力中小微企業保生存和可持續發展。

            金融系統先后出臺了多項優惠政策。問題在于,在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背景下,傳統的貨幣政策工具在操作過程中,間接性、時滯性、總量調控無法兼顧結構優化等優劣勢并存,加上商業銀行等各類金融機構順周期運行等特點,貨幣政策實施存在傳導時滯和漏損,其效率極其有限,甚至投放的流動性大量進入“虛”系統,形成套利空轉,導致單個風險、局部風險快速集聚等問題。在前一輪推動的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的基礎上,中央銀行可以更多運用直接性手段,將銀行中介傳導轉換為點對點直達實體。創新貨幣政策直接性手段的目前重點指向結構性工具范圍,即在總量工具之上疊加結構性要求,如定向降息、定向流動性投放等,其操作重心在于對注入流動性進行定向增信,直接針對中小微企業的資產負債表變化,更好地發揮滴灌準確、及時到位的作用。進一步安排取決于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金融市場體系的持續修復和完善。

            與此同時,間接融資仍然大有作為,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進一步具體部署了有效減緩中小微企業資金壓力的配套措施: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再延長至明年3月底,對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應延盡延,對其他困難企業貸款協商延期。鼓勵銀行大幅增加小微企業信用貸、首貸、無還本續貸。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并明顯降低費率。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于40%。中央銀行的直接和間接手段雙管齊下,提高了貨幣政策調控的精準性和有效性。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