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3nhl"><dfn id="93nhl"></dfn></sub>

<address id="93nhl"></address>

    <address id="93nhl"><listing id="93nhl"></listing></address>
            <sub id="93nhl"><dfn id="93nhl"></dfn></sub>

            溫世揚:《民法典》體系的守成與創新

            發布時間:2020-07-17瀏覽次數:10

            《民法典》體系的守成與創新 | 讀懂中國——兩會熱點解讀(20)

            溫世揚 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經過立法機關和有關方面的共同努力,寄托著我國幾代法律人夢想、擔負著法治中國建設重任、被譽為“社會生活百科全書”的法律巨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以下簡稱《民法典》),終于于2020年5月28日完成了立法程序?!睹穹ǖ洹吩O總則、物權、合同、人格權、婚姻家庭、繼承、侵權責任7編,共1260條?!睹穹ǖ洹返捏w系構造,體現了對傳統民法的繼受與改造、對我國民事立法的守成與創新。

            一、總——分結構的繼受

            總——分結構是傳統民法(潘德克頓法學)的精髓之一,并為中國《大清民律草案》、《中華民國民法》所繼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和國成立后的歷次民法典編纂,多數都采取了總——分結構,并得到學界的普遍認同。因此,2015年民法典編纂再次啟動后,立法機關決定采取總則編、各分編“兩步走”的立法思路,并最終形成總則編+各分編的法典結構。

            二、債法體系的分解

            盡管“物權”與“債權”概念在我國歷次民法典編纂中曾被全部或部分棄用,但隨著198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章對“債權”概念的采納及2007年《物權法》的制定,我國民法典編纂應采取“物權”與“債權”的區分已成為學界的共識,即民法典應分設物權編、債法總則編、合同編、侵權行為編,構建財產法體系。但隨著《侵權責任法》的頒布實施及相關學術研究的深入,“侵權責任”與“合同之債”的差異逐漸得到學界和立法、司法機關的認同。因此,本次民法典編纂啟動后,立法機關決定仍以現行《合同法》和《侵權責任法》為基礎分別設置合同編、侵權責任編,傳統民法中的債法總則內容規定在合同編中,不當得利、無因管理之債也被冠以“準合同”之名,形式意義上的債法不復存在。

            三、人格權法的獨立

            人格權是否獨立成編,是民法典編纂過程中學界爭論最為激烈的問題。立法機關最終采納了多數學者的意見,單設一編對人格權作出系統規定。我國《民法典》之所以能夠突破傳統民法典的體例將人格權單列成編,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民法通則》的奠基?!睹穹ㄍ▌t》在“民事權利”一章將“人身權”列為一類,對生命健康權、姓名權與名稱權、肖像權、名譽權等人格權作了宣示性規定,為我國人格權立法、司法和理論研究的發展定下了基調和框架。二是民法理論的支持?!睹穹ㄍ▌t》頒行以來,一些民法學者對人格權理論進行了開拓性研究,逐步構建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人格權理論,為人格權立法提供了學術支持。三是中央決策的助力。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快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將人格權保護提到了新的高度,為人格權獨立成編提供了有力的政治支持。

            四、婚姻家庭法的“回歸”

            由于受前蘇聯民法理論和立法的影響,親屬法在我國曾長期被排除于民法體系之外,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以下簡稱《婚姻法》)于1950年通過,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法律?!拔母铩苯Y束后,立法機關于1980年對《婚姻法》予以修改后再次頒行。因此,我國前三次民法典編纂形成的民法典草案,都不包含親屬法(婚姻法)的內容。但在《民法通則》中,民法的調整對象被確定為“平等主體的公民之間、法人之間、公民和法人之間的財產關系和人身關系”,為婚姻法的“回歸”鋪平了道路。此后,隨著傳統民法理論的傳播,我國學界對民法外部體系的認識逐漸回歸理性,在親屬法納入民法典體系這一點上也形成了廣泛共識。因此,2002年《民法草案》將《婚姻法》納入作為“婚姻”編,2015年立法機關再次確定將“婚姻家庭編”作為民法典分編之一,從而實現了親屬法(婚姻家庭法)向民法大家庭的“回歸”。


            炸金花规则